专家视点 当前位置:首页  专家视点  金融
金融
Jeff Schubert:各国推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历程与反思
时间:2014-06-09    来源: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协同创新中心

  文‖JeffSchubert(ErskinomicsConsulting公司的咨询专家)

  国际金融中心

  我们首先要解答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定义。第一个问题要解决什么是国际金融中心?对此有很多的不同建议。在麦肯锡咨询公司出了这样的一个报告,对于纽约,2007年的时候做了一个这样的定义:“国际金融中心是证券和投资银行的领域,而且能够在金融投资银行中心保持一个密度”。根据2014年3月份的国际金融中心的指数排名,可以看到伦敦、纽约、香港、新加坡、东京排前六位,上海排26名。

  外商投资和贸易商对上海自贸区是一个什么样的见解?他们可能会比较迷惑,根据我们全球金融中心指数的排名,上海应该是排第20位。但是很多上海的全球公司投资商觉得,在上海仅仅做跨境人民币交易,推动外汇兑付,并没有体现在20位的地位。

  上海自贸区VS迪拜自贸区

  上海自贸区,或者是说要推动金融中心的过程,其实是跟迪拜有关系吗?是因为迪拜刺激到了上海的发展吗?但是迪拜这样的一个自贸区,是一个永久的自贸区,并不是一个试验区。根据大陆法案和英联邦法案来看,大家都知道中国所使用的法案和海外所使用的司法是不一样的,一个是大陆法,一个是英联邦法案。上海自贸区是一个试验区,“试验”这样的一个词,可能会让我们认为,上海是要做一个税收的创新,或者是上海要做司法方面的革新和改革。如果从迪拜和上海来看,上海自贸区更多的只是做改革的探索。

  我们看这样的一个报道,题目叫做“上海自贸区所带来的利益和好处仍然还是一个谜”。不仅是银行家,律师,还是说一个注册公司都没有办法说清,在自贸区当中能够得到什么好处,也不知道将来在自贸区里面能够得到什么新的内容和任务。

  莫斯科

  现在有很多新的不同的意见,我们先看一下东京和莫斯科的历程。

  2011年,莫斯科政府与英国政府签了谅解备忘录,但这仅仅是一个开端。更重要的一个根本性的错觉问题,莫斯科能不能做国际金融中心?根据全球咨询公司的报告来说,莫斯科是东西方交流的一个城市,是文化和国际人种的混合之地,它是一个比较混合型的城市。

  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很多人会说,其实莫斯科是中亚的一个城市,但有人会说莫斯科是俄罗斯的,俄罗斯是一个西方国家,俄罗斯是不是纳入到亚太地区?是一个样的城市,什么样的一个定义,我个人是有怀疑的。莫斯科有这样的优势吗?可能是有的,但是这是莫斯科无法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根本原因吗?

  在很多的情况下,有人会问莫斯科需要做一些什么?比如说需不需要在银行业做一个重构呢?国际金融公司写了一份详细的报告,找到了几大障碍:

  首先是一些国有的企业,或者是国家相关的企业,它们都在金融体系里面占主导地位。所以说对于外资企业来说,可能是很难进入俄罗斯;

  另外还有法律的框架,就像中国、日本一样,他们采用的是民法体系。民法是把重点放在很多的详细上面,但是我们的普通法会有更多的灵活性。普通法,对于金融创新来说可能是更加的适合。

  莫斯科的第三个问题是,它有一个不太适合的监管框架,尤其是腐败问题。有一些大的银行,基本上都是国有银行,可能官方会有一些偏向。另外在法律环境上面也造成了很多的困难,没有产生和创造出一些新型的证券。所以对于每个重大的金融创新,必须都要对他们的民法,税法、股份公司法,还有证券市场法都要做一些修订。

  东京

  东京在国际金融中心指数排名是比较前面的。根据某些调查的话可能是排在第六或者是第七。英国在80年代的时候开始有大银行的改革,这也是伦敦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一个开端。然而在日本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其中主要原因是来自银行、证券、保险行业的一些阻力。因为经济的滞缓,所以日本是要做一些改革。他们希望在2001年能够和伦敦、纽约齐头并进。大银行纷纷采取了改革,但改革的结果怎么样呢?他们有了更多的金融交易,因为能够更好地平衡风险和回报,另外还有投资资产的管理也是蓬勃发展。同时,有一些大型城市的银行涌现出来,有一些新型的银行可以提供专门的服务。

  2007年的报告里面,东京并没有和纽约取得平等的地位,他们的金融市场和GDP相对来说比较小,因为日本银行没有办法对货币政策完全正常化。另外较低的利率也是阻止活跃的证券市场化的发展的因素之一。总体来说,日本金融市场并没有像英国那样取得蓬勃的发展,其中有可能是日本的民法体系造成了阻碍,等会我会具体说原因。

  在国际上来说,或者是说对于国际金融中心来说,它们并没有起到预期作用,跨境的交易并没有那么大的增长。可能很少有一些在东京上市的外资公司,也很少有外国人进来工作,因为东京他们都是以日语为工作语言的。

  2010年还有一份报告,也是4年前的,4年并不是很长的时间。我们也是能够看出东京作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的潜力到底有多大。这实际上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体现政府的政策以及总体的商业结构是怎样阻止它取得真正的全球地位的。监管和政府,政治的决策,很多是从国内的角度来进行设计。这样日本东京就很难实现国际化。另外他们的解决方案是专门针对日本国内的需求来量身定制的。在日本想要发展国际金融中心,我们可以想想莫斯科,所有这些法律,如果是要创新,很多的法律都要做相应的修订。日本也有同样的问题,也许可能是因为大陆法和民法之间的区别,可能大陆法的国家要做创新的时候会更加容易一些,但在某种程度上,这些东西造成了一定的问题。甚至在所有的这些局限之外,日本可能做出的努力也是比较少,没有能够吸引全球的业务回到东京。

  IBA在2007年出具了一份报告,名字叫做“推进东京成为全球金融中心的一些建议”。里面讲到东京尝试成为各个方面的国际金融中心,因为它的国内市场比较大,没有必要对法律和税务方面来做调整。然而这些离岸的调整是必须的。实际上是可以做一些改变,新加坡是一个很小的国家,现在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但是新加坡的有一些优点是东京所没有的。比如说那边的英文水平都很高。其中有一个阻碍就是语言。

  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的系统是比较相似的。但是银行,让这些没有经受过危机的国家,可能对资本的定义变得更加严格。他们有更高的资本水平,对于监管的框架可能没有那么复杂,他们对于审计的程序更加的严格,对于相关方的披露会有一些限制。他们也是希望支持一些比较悲观的银行能够采用一些新的股权。对于这些国家,他们也是有着更好的金融信息,以及更好的刺激政策。

  伦敦

  到底为什么伦敦还是能够成为一个世界金融中心?我觉得伦敦应该是比较幸运的,因为后来是美国成为了世界最大经济体,而不是中国。如果100年前是中国成为了世界经济体,由于中国采用不同的法律制度,同时中国有不同的语言,那么伦敦可能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本文系作者于5月31日在《2014金融推进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发展论坛》上的发言,未经作者审定。)

 
Copyright 2008上海财经大学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 备案号05052068
地址:上海市国定路777号 邮编:200433 总机:65904057 E-mail:wxb@mail.shufe.edu.cn 技术支持:上海时光基业软件有限公司